学会动态

全国政协委员金李:助力中低收入者和“一老一小”群体享受更好生活

来源:中国管理科学学会    日期:2020-10-28    浏览量:8225次

金李

国管理科学学会副会长

北京大学教授

       我国正从传统农业社会向新型城乡一体化社会进化。农民工、刚毕业大学生以及其他追求更好机会的新市民大量涌现。人口的适度跨地区流动,促进了人力资本要素的优化重构,但是新移民的民生问题滞后,带来社会不公问题,同时影响消费能力,制约国内超大规模市场的发育。目前以新移民为代表的中低收入者在住房、教育、医疗和养老等基本保障性需求上开支过大,严重挤出了其他消费能力,形成所谓的虹吸效应。中低端人口有消费欲望,但是缺支付能力,难以提升有效需求。建议对于人口流入较快的城市,深入研究,在适度控制人口流入速度以更好匹配公共服务提供能力的同时,提出切实可行措施,更好地保障中低收入人群特别是新移民的基本需求,从而更好释放其支付能力,减少后顾之忧,让老百姓敢于消费,深度解放经济潜力,为进一步形成国际国内双循环、内需外需良性互动打下坚实基础。比如,能否做到把租赁住房的个人自付上限控制在其可支配收入的三分之一以下(现在有的已经超过一半),未来逐步降到五分之一以下。

目前,我国新基建投入巨大,也引发部分人对于未来利用率不足的担心。其实,5G等数字经济技术将大大提升我们提供基础保障性公共服务的能力,降低成本,从而更好发展普惠的基本保障解决方案,以及大规模推动远程移动教育和医疗技术,真正使得经济发展社会进步惠及包括新移民在内的中低收入人群。政府资源有限,花钱要花在刀刃上。

人生不同阶段中,收入起起伏伏,而基本消费则相对稳定。2019年中国的老龄化速度达全球最高。10年后的2030年中国60岁及以上的人口比重将达到25%,老年经济将成为未来主流。近年来,国家越来越重视提升居民财产性收入,但退休后再规划已经太晚,我们应教育和鼓励年轻人从现在开始为老年生活进行规划和储备,大力发展普惠财富管理,从而逐渐承担起保障自己未来生活的责任。但是在转型期中,国家要提供一定支撑。比如可否提供一些针对老人的贴息消费贷款,未来在符合一定条件时豁免本息的偿还?另外,老人如果有意愿也有能力继续工作,可否不收税甚至提供工作补贴(比如负所得税)?

少年是国家的希望。当前社会,人口快速流动,不少农村留守儿童伴随着祖父母孤独长大。不仅物质生活无法保证,对个性发育也非常不利。如果家长愿意,地方政府也有条件,建议建设一些公益性的寄宿制学校,把留守儿童集中抚育,健全其体魄和人格发育,为社会培养更多合格建设者。新中国成立后,针对部分干部和双职工家庭设立的寄宿制幼儿园,很好地培养了孩子的集体主义精神和人际交往能力。对儿童更好的抚养和教育,不仅使得他们有更高的人生起点,也对整个社会有极大的外溢效应,还会降低年轻夫妇的育儿成本,提升生育意愿。每一个劳动者都是社会的财富。更高素质的劳动者同时提升供给端和需求端,更好推动社会和经济进步。

另外,建议进一步借助数字经济的发展,依托5G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等新科技手段,激活教育经济,拉长公民的义务教育年限,甚至支持普惠性的终身学习。这样做,既鼓励市场化机构更加充分竞争激活教育产业,又通过公立教育机构提供不同层次的基本保障性教育,加之适当给予政策支持(比如更大力度的教育投资抵免税收政策,适度的助学贴息贷款),鼓励公民通过教育不断提升人力资本,从而变人口红利为人才红利,更好支撑我国经济的转型升级。

(本文来源:《人民政协报》2020年10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