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东:数业经济驱动管理变革

来源:中国管理科学学会    日期:2023-01-06    浏览量:5210次

日前,中国管理科学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张晓东应邀参加2022中国管理科学学会财务管理专业委员会年会暨财务管理高峰论坛并做主旨报告,他以“数业”为切入点,论述了数业时代、数业经济及数业管理的变化发展和未来趋势。本文汲取精华,以飨读者。

一、数字科技推动人类进入数业时代


新一轮科技革命浪潮风起云涌,全球人口数量激增,物质生产、政权组织、社会结构变更迭代,技术运行和社会演化加速飞奔,人类已进入新的数业时代,可以从以下四个视角来分析。


1.现实困境视角


罗马俱乐部在1972年发表了《增长的极限》,谈到了工业文明在人口、粮食生产、工业化、环境污染、资源枯竭消耗等等方面已经不可持续的问题,人类虽然努力用自己的智慧去解决但是到今天为止,环境问题、资源枯竭问题依旧存在。由此可见,工业的发展已经到了非常需要转折的阶段。


2.产业嬗变视角


从农业经济到工业经济再到数业经济,人类的生产方式在不断进步、生产力在不断提升、生产效率在不断提高、物质生活在不断丰富、世界格局也在不断变化。所有的产业变革都带动了世界格局的变化。


3.技术革命视角


从二战时期开始的图灵机和诺依曼的体系结构拉开了IT兴起的序幕,随之而来的众多标志性事件中有两件至关重要,第一是1961年麻省理工有一篇名为《大型通信网络中的信息流通》的博士论文提出了分组交换的概念,奠定了移动互联网发展基础;第二是2008年,一个名为“中本聪”的人发明了“比特币”,提出了电子现金系统的概念,将IT产业推向了高潮。其实对数业时代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标志,代表着思想改变世界。


4.文明演进视角


数万年前的大干旱带动人类进入采狩文明;大洪水带动人类进入农业文明;15、16世纪、大航海带动人类进入工业文明;今天,新冠疫情的大流行可能就是新文明到来的一个标识符。人类的文明演进无不和灾难息息相关,往往是大灾难,就会让文明演进有非常大的跨越。

二、数业时代孕育数业经济


数业经济是数业时代下的全新经济形态,是对应于农业、工业、服务业的一种新的经济和社会形态范式的表征,涵盖新发展阶段的行业范围、产业特征、社会形态的深层内涵。


1.数业经济成为工业经济之后的新经济形态


基于对数字经济概念、内涵、外延的理解,面向当前数字化时代经济社会发展现状,张晓东副会长曾在 2015 年“东沙湖论坛——中国管理百人会”上提出“数业经济”的概念并沿用至今。数字经济与数业经济两者虽仅一字之差,但无论是在性质、属性,还是特征等方面,后者都比前者更能体现当今人们所谈论的与“数字化”有关的经济、社会形态及其产生的各种现象。数业经济是建立在以数据为主要生产要素的物质基础上,以数字科技为新的生产力,推动传统业态转型,形成现代化数字治理模式,开启人类数字化生产与生活的新方式,内容上涵盖数字化科技、数字化产业、数字化治理、数字化生活等方面。数业经济是继农业经济、工业经济之后的一种新经济形态,体现了一种新业态、新生态的经济新范式,并多维度、立体化、高层次地呈现人类在科技、产业、经济、文化、治理、生态等层面的升级与重构。


2.数业生产力必将带来生产关系的变革


以ABCDE(AI,人工智能;Block Chain,区块链;Cloud Computing,云计算;Data Tech,数据技术;Edge Computing,边缘计算)等为代表的数字化新技术日新月异,数字科技作为先进生产力驱动工业经济长足进步并走向变革的过程中,各个方面都在发生变化:生产资料方面,数据成为新的生产要素;生产流程方面,技术牵引转变为数据驱动;生产关系方面,跨界融合成为新常态;组织形态方面,从有边界稳定型进化为无边界动态型;市场生态方面,利益相关者共建共有共享;价值实现方面,价值溢出效应持续放大扩展。数字科技的变革不仅带来了技术层面的变化,而且通过技术功能及应用渗透到各行各业,构建了智能化生产、网络化协同、个性化定制、服务化延伸、数字化管理、精细化治理的新模式与新机制,从而促进产业升级、经济转型、管理变革、规则重构,通过各领域量变累积,实现人类社会发展历程中政治、经济、文化、生态文明等质变飞跃。


三、数业经济驱动管理变革


数业经济背景下,外部环境及特征发生了巨大变化,这种变化呈 现 雾 卡(VUCA)现象 —— 瞬变(Volatile)、不确定(Uncertain)、复杂(Complex)、模糊(Ambiguous)等特征异常显著。从主体到客体,从组织到关系等都在数业经济背景下深刻变革并需要重新思考与复盘。


1.主体的变化:数字原住民


数业经济时代的不确定性大幅提升,决定VUCA现象的外在因素弹跳波动。数字化极大拓展了主体的机能。一方面,主体比过去能够拥有更多的数字化信息,信息不对称造成的市场失灵正在消弭;另一方面,主体比过去能够支配更多的数字化工具,工具集成使得工作效率大幅提升。随着数业经济发展的延展与深化,数字化科技领域如人工智能、生物技术、新材料、脑科学等纵深发展,人机融合在技术上成为可能,在管理中成为必然。未来的世界主体将是自然人、机器人、人机共生体(新人类)共存,这三种主体都将各自承担相应的管理重任,在各自维度上成为管理的主角。数业经济时代管理主体的适者生存法则在于唯“变”破“变”,以新的世界观、价值观、生命观、技术观来直面VUCA现象。


2.客体的变化:数字元宇宙


随着技术的发展,元宇宙内涵在吸收信息革命(5G/6G)、互联网革命(Web 3.0)、人工智能革命,以及 VR、AR、MR 技术革命的成果基础上,意图构建一个与传统物理世界平行的全息数字世界,进而创造一种新的人类数字共识和数字文明。未来,人类改造的客体世界极大可能会是一个数字化的元宇宙空间。一方面,现有科技储备已经具备支撑人类数字化进入一个新量变空间的基础;另一方面,数字原住民是在物质充裕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一代,他们更在意生活体验,对于数字化内容和数字化生活方式的接纳度都非常高。未来的主体可能成为数字公民,在元宇宙里完成社交、工作、交易、学习、生活等活动,还可以在元宇宙空间里按照意愿来对其改造,使其朝着有利于生存和发展的方向拓展,实现人类主体创造理想世界与美好生活的愿景。


3.组织的变化:无边界生态系统


在未来的理想环境中,行业寡头将不复存在,组织无边界是一种常态。“颗粒组织”通过将自身融入广阔的生态系统中放大自身价值,加持赋能生态系统的迭代演化,自身的价值利润通过在生态系统中的贡献度来进行核算与分配。组织的商业运行逻辑也不再围绕产品的功能、品质和体验做文章,而是以价值为中心展开,思考如何帮助客户实现价值,如何最大限度赋能生态系统价值,如何实现“颗粒组织”自身价值。


4.关系的变化:人 - 技术 - 世界多元互动


数业经济时代的一切都被数字化。处于数字化无边无际的海洋中,人所要面对和处理的是由技术构建起来的数字虚拟与现实物理交织的“双生世界”。人 - 技术 -世界的关系变得复杂而多元,技术性质、结构、社会、文化和伦理等成为影响关系的因子。如何调适技术的意向性来重建生态、友好和可持续的人与世界的关系变得尤为重要。


万变不离其宗,对于企业与管理者,不变的始终是追求价值,追求创造价值的目标:效率、效益、效能、效果。变的是个体价值、组织架构、运行机制、业务模式、服务管理、创新体系和数业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