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应急文化体系构建理路

来源:中国管理科学学会    日期:2021-04-12    浏览量:29928次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九次集体学习中进一步强调:“应急管理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要发挥我国应急管理体系的特色和优势,借鉴国外应急管理有益做法,积极推进我国应急管理体系和能力现代化。”同时指出建设路径,加强全程精准管理、法律法规修订、安全文化培育,以及坚持社会共治、创新装备技术供给、加强学科建设与人才培养等。

在应急管理相关研究中,文化方面的研究一直是一项非常重要又亟待探究的重大课题。应急文化作为一种亚文化,是指个人、组织(团体)和社会在防范和应对突发事件过程中所体现出来的思维方式、价值观念和行为规范的总和。在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历史新征程中,推进应急文化体系培育与构建,形成应急文化建设的长效机制,既是总体国家安全观的内在要求,也是经济社会发展与安全的重要保障,应急管理能力现代化的题中之义。

一、立足国家安全,树立应急大文化观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中国特色应急管理事业也进入了新时代。应急文化建设必须从国家安全发展、保护人民生命安全的角度,基于总体国家安全,树立应急大文化观。

第一,遵循文化建设的目标定位。

认真学习和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防范风险挑战、应对突发事件的一系列重要论述,加强党对应急管理工作的领导,科学应急,全民应急,生态应急,智慧应急,文化应急,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统领应急文化体系建设。根据应急管理工作的特点,遵循文化建设规律构建应急文化的核心理念,充分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核心要素,并以此为约束与规范应急文化体系构建。始终贯彻“中国精神”。始终坚持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立足本土,从中国传统文化中汲取“防患未然”“一针及时省九针”等应急思想精华,结合新时代发展要求,全面贯彻党的创新理论与成果,使我国应急文化建设与“中国梦”的实现同频共振。

第二,体现生命至上的价值准则。

践行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理念,要始终把人的生命放在首位,把保护人的生命安全作为神圣职责。应急文化不仅要满足人民群众自救、互救、逃生能力的生存需求,而且要满足人民群众对生命财产安全的物质需求,更要满足人民群众对社会稳定、追求幸福生活的精神要求。由此,应急文化建设必须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视域下的大文化观和大安全观,应急管理部作为我国最大的应急专业部门,必须充分发挥好“驾辕马车”和“主承重墙”的角色与定位。

第三,立足战略层面的宏观定位。

以大格局大视角切入应急文化体系,从战略层面、全局层面明确应急文化建设的指导思想、总体思路、基本原则、基本方向和建设路径等,为应急文化体系构建把关定向。坚持整体性、系统性思考和统筹规划原则,通盘融合建设涵盖全过程、宽领域、各环节,全方位、多维度的构建理路。各级各类应急管理部门协同科研机构,尤其是各大高校、科研院所、研究中心担起应急文化体系构建总设计师的责任,把应急文化建设作为“十四五”规划重要内容提到议事日程。

二、发挥制度优势,构建协同联动模式

发挥我国制度优势,构建多元主体协同联动的“铁拳模式”,即在政府主导下将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专业应急救援队伍、社会应急力量、军队和武警部队,以及志愿队伍等多种力量融合联动,从而形成防范风险挑战、应对突发事件的高效运行模式。我国经过多年的应急管理实践,已经形成“统一指挥,专常兼备,反应灵敏,上下联动”的应急管理体制,其突出优势是决策迅速、施策稳准、出手迅猛、击点重实、应对有力。新冠疫情的高效防控,再次彰显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

第一,坚定党的全面领导。新中国成立以来,党和国家始终高度重视应急管理工作,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站在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保障中华民族长远发展的全局和战略高度,胸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针对应急管理工作相继作出一系列重要论述。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应急管理的新思想、新论断、新要求,为新时代应急管理事业改革发展指明了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

第二,多元主体协同联动。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专业应急救援队伍、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应急救援队伍、社会应急救援队伍以及国际应急救援队伍、志愿服务组织等协同联动,不同专常的队伍在统一指挥下专业处置不同灾害事故,很好地发挥了专常兼备、专业救援、常规应急处置的职能,快捷高效地控制和缩减了因突发事件所造成的风险和危害,最大限度地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多元主体形成巨大合力共同应对的局面,只有这样才能充分发挥我国应急管理体系的特点和优势。

第三,社会公民理性参与。应急管理与应急文化建设依赖理性成熟的公民社会大众的共同参与。社会治理中公民参与与否以及参与的广度和深度,是衡量地方政府、公共部门是否具有公共理性及公共理性程度的重要标尺。政府要进一步更新管理理念,加大民众应急知识培训与能力提升,有序高效拓宽公众参与渠道,大胆放权,给予公众参与突发事件的管理和治理,这不仅是社会民众的共同责任,而且还可以发挥我国基层治理优势,从而有效避免日常生活中各种突发事件的产生、发酵与恶性传染。

三、强化风险意识,推动应急宣教与传播

作为一种事前预防与事后应对并存的文化,应急文化是在长期的应急管理实践中不断创造以防灾、减灾、救灾为目的且被社会广泛认同和遵循的应急思维观念、应急行为方式、应急物质保障、应急法规文本和应急体制机制。应急文化虽然属于“软”实力,却是应急管理的“硬”内核,它既能作用于一个家庭、一个社区、一个单位,也能作用于一个地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广泛而高效的宣传教育,有助于人们强化风险意识,主动防灾减灾、备灾救灾,从而减少灾害风险、降低突发事件损害。

第一,推动安全意识“三进入”。广大民众尤其是领导干部要有主动应急意识,树立“大应急”理念,从思想上高度重视应急文化培育。近些年,我国在应急文化建设方面采取了很多积极措施,如设立全国防灾减灾日、全国安全生产月、全国消防日等,以及消防流动车“进社区、进校园、进工作”等,公众的应急安全意识得到了增强、应急技能不断提高。

第二,形成“三全”育人机制。利用现有设备装备、场所场地、社区队站等资源开展突发事件应对知识、常识的普及宣传,加大应急文化标识、符号等文创用品开发使用与张贴,建立应急物资储备和轮换制度、家庭应急物资配备必要性的宣讲等工作,形成全民宣教、全员参与、全程传播的培育机制。

第三,打造培育、传播“组合拳”。推动“平战结合”常态化,打通“报、网、端、微、屏”等各种平台和媒介,注重发挥互联网社交媒体的公众传播优势功能,借力媒体融合提升传播实效。切实形成“居安思危”“防患于未然”和“未雨绸缪”的预防型思维方式和行为习惯,实现从应对文化、预防文化到应急文化的良性转换。

重大突发事件是推动一个国家应急管理实践变革的“机会之窗”。践行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理念,聚焦文化强国,坚定文化自信,我们要充分发挥我国应急管理体系的特点和优势,积极探讨与推进中国特色应急文化体系的培育与建构,在传承中弘扬,守正中创新。


作者:张海英,中国管理科学学会会员,北京林业大学博士,中国消防救援学院教授,主要研究方向马克思主义理论、生态文明建设与管理、消防政治工作、应急管理与文化建设等。